• 恩佐娱乐(www.es697.cn)"礼之用,和为贵"是待人处事的方针。站长QQ:10966999
当前您在:主页 > 平面创意 >

恩佐娱乐:记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重症

日期:2020-07-14   关注热度:℃  所属栏目: 平面创意
记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重症救治医疗队 2020-04-07 12:05:20

让ICU充满温暖与光亮——记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重症救治医疗队

【决战最前沿】

疫情来袭,百年名院责无旁贷!1月25日以来,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(简称“浙大二院”)先后派出178名专家和医疗骨干驰援武汉,其中,集结171名精兵强将的重症救治医疗队于2月14日飞抵武汉,整建制接管了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肿瘤中心(简称“武汉协和肿瘤中心”)唯一的ICU。

在这个任务最重、危险最大的抗疫战场,浙大二院的白衣战士与病毒短兵相接,与患者真情相守,展现出高度的专业化、精细化、人性化,恰如浙大二院院长王建安所强调的:“我们要牢记习近平总书记‘始终把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首位’的重要指示精神,把武汉ICU当作浙大二院的分院来对待,把每位患者当作自己的亲人来救治!”  

希望,源自前后方协作的专业医疗

3月14日,又有14名患者治愈出院。轻松喜悦的氛围,在ICU里弥漫开来。凌晨1时许,47岁的徐玉兰(化名)辗转反侧,她从床头柜里拿出纸笔,一笔一画写着:

“这段日子,我饱受新冠肺炎的折磨,是你们的专业和敬业,一次次把我从死亡线上救了回来。这份恩情我无以为报,但我会让自己的孩子记得,浙江的医护人员,给了妈妈重生的机会。”

短短几行字,徐玉兰写了很久。15天前,她顺利拔除气管插管,恢复自主呼吸,成功熬过呼吸窘迫期。

这晚,在武汉驻地的医疗队队长、浙大二院常务副院长王伟林也失眠了,脑海中反复回想着ICU开科那晚的情形。

2月14日抵达武汉后,医疗队立即到武汉协和肿瘤中心三楼查看,在不到24小时的时间,克服重重困难,将这个腾空的普通骨科病房,改造成了拥有40张床位,专门收治新冠肺炎重症及危重症患者的ICU。15日20时许,ICU正式开科,当晚就有26位患者被相继转送进来。

“有两位患者刚到ICU,我们来不及做什么,就永远地停止了呼吸。我总是想,如果我们早点开科,是不是能多挽救一条生命?”王伟林说。

开科次日,医疗队就定下两条原则:一是应收尽收;二是尽早干预。

2月17日下午4时许,两位危重症患者的氧饱和度呈进行性下降,经高流量吸氧、无创通气等治疗,情况仍未改善。医疗队当即决定,给予紧急气管插管,并进行有创机械通气。

气管插管时,患者气道开放,操作者距患者头部仅20厘米,被感染的风险很大。这时,54岁的“老重症”主任李立斌主动请战,在医护团队的配合下,以教科书般的娴熟动作,完成了整套流程。之后,两位患者氧饱和度上升至90%以上,为延续生命赢得了机会。

在ICU的新冠肺炎患者,病情犹如“过山车”,生死在一瞬间。能否将患者抢回来,考验的是医疗队精准救治的能力。

进入ICU治疗第5天,徐玉兰的病情恶化。已气管插管通气的她,氧饱和度在改善两天后再次下跌。

这时,在主管医生张斌的发起下,一场连接武汉与杭州的远程多学科会诊开启。院长王建安主持,前后方20多位专家经1小时诊断和讨论,最终决定不上ECMO,并从后续用药、呼吸支持到日常护理,制定了一套详细的治疗方案。

一人一策,精准救治。这个ICU先后收治69位新冠肺炎重症及危重症患者,其中16位减为轻症,转到普通病房;20位患者治愈后直接出院,12位患者病情平稳,转至武汉协和西院继续治疗,死亡率降到了最低。

希望,源自无微不至的精细护理

“韩老师,等您百岁大寿时,我们来武汉给您过!”

“那太好了,你们一定要来啊!”

3月14日上午9时许,病房内传来阵阵欢笑声。98岁的浙江籍天文学泰斗韩天芑即将出院。通过微信视频,院长王建安、领队王伟林与他许下了共贺百岁大寿的温暖约定。

年龄大、基础疾病多,是新冠肺炎致死的两大要因,也是医护人员必须直面的挑战。

据国家卫健委有关部门统计,新冠肺炎的死亡病例中,80%以上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,75%以上是伴有心脑血管疾病、糖尿病、肿瘤等一种或几种基础疾病的人群。

在这个ICU,医疗队先后治愈的20位新冠肺炎重症及危重症患者中,超过60岁的患者有9人,其中就包括98岁韩天芑及其87岁的夫人吴静琳。

98岁!这是浙江省援鄂医疗队乃至整个武汉协和肿瘤中心,目前救治成功的年龄最大的新冠肺炎重症患者。

主管医生钱安瑜回忆说,2月24日,韩天芑夫妇因病情加重,从普通病房转入ICU,“刚来时,两人均精神萎靡,氧饱和度徘徊在90%,并出现严重食欲减退和营养不良,以及低钠血症、低蛋白血症、贫血等并发症。我们的治疗如履薄冰,每步都得细细考量”。

“三分精准医疗,七分精细护理。”前后方专家团随即开展远程多学科会诊,并定下了这条救治原则,“一定要把精细化管理的‘浙二特色’充分发挥出来。”

吴静瑜老人的一次血液化验显示,白细胞和C反应蛋白指数明显增高。“是细菌感染!”李立斌主任等医生在复查她的胸部CT后判断,“病毒性肺炎面积大、渗出多,又有胃食管反流的老毛病,容易出现细菌感染。”

高龄新冠肺炎患者合并细菌感染,若不能短时有效控制,病情将会急转直下,加上吴静瑜老人对多种抗生素过敏,治疗方案选择空间非常小。医疗队再次和大后方连线讨论,为她制订了短期抗生素治疗方案。疗程结束后,复查血化验,她终于好转,也没出现抗生素使用并发症,大家才舒了口气。

对新冠肺炎患者而言,营养支持至关重要。“韩老师食欲好转一直不明显,我们得想想办法。”得知韩天芑老人是浙江宁波人,护理部副主任宋剑平每天按宁波口味,在驻地准备好食物,由护士带进病房,给老人耐心喂食。

隔离病毒,却不隔离爱。整个救治过程中,护理团队倾注了大量心血。每日,只要两位老人身体状况允许,护理人员都会搀扶他们下床活动,进行康复治疗。

希望,源自医患之间的真情守护

3月15日,武汉协和肿瘤中心临时组建的ICU正式关闭。但那些爱与救治的故事,将在医患心中永远流淌。

这是“100个未接来电”的故事。

每晚8时,医疗队核心成员都会讨论病例和救治方案。3-1床的86岁患者,是高频次讨论的对象之一。

“这几天,春娥奶奶情绪不太稳定,总说不想治疗了”“春娥奶奶拒食,怎么哄都不行”“林铮主任,奶奶可能需要你的心理医疗驰援”……

在ICU,患者对生命的渴望强烈。春娥奶奶年龄虽大,但病情控制得很好,治愈希望也很大。那么,究竟是什么原因,让奶奶情绪反复波动,且不配合日常护理?

一日,在整理春娥奶奶床头柜时,护士方银佳发现,里面放着一部手机。划开手机屏幕的一刹那,她惊呆了:“竟然有100多个未接来电,都是妈妈的女儿打来的!”

“妈妈来自农村,不太会用手机。她情绪不好,是因为大儿子得了新冠肺炎,在其他医院治疗……”多次与“女儿”通话后,医护人员终于找到了春娥奶奶的心病所在。

一场心理的接力关爱与治疗由此开启。

“我们将手机铃声调大,只要她女儿打来,护士就会帮奶奶接听。”护理一组副组长韩娜菲说;随队在武汉的精神科主任林铮,先后3次与春娥奶奶视频聊天,甚至还穿上防护服,进病房为她做心理诊疗。